不只腾讯头条B站进场,血腥的文娱世界大战开启了!

【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报道/牛年春节过去了,2021春节档电影票房也已超过75亿元,虽然有很多人都因为去年的原因,都进行了报复性消费,但在大环境依然提倡“就地过年”的风向下,很多人大部分的时间依然是选择宅在家里,吃喝玩乐,用户对于线上娱乐和文化产品的需求依然居高不下。

有需求,就有市场,“宅经济”热度不减,作为文娱行业上游的公司和资本方们,自然也会为了争夺用户最后一点的空闲的时间,使出浑身解数,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砸钱投资,扩大自己的业务版图。互联网巨头间的“战争”也正在进行中,且战火早已蔓延到了世界。

在未来的赛博朋克世界中,谁才是那个执掌世界的Company?不知道答案,但过程注定血腥,你我作为用户注定很渺小。

开启海投、都膨胀了,不是说好精品化的么?

日前,企查查发布了《2020年大文娱赛道投融资数据报告》,根据企查查的数据,2020年文娱赛道投资次数最多的机构分别是“腾讯投资”、“哔哩哔哩”和“字节跳动”,其中腾讯投资全年的投资次数达到了28次,哔哩哔哩为17次,字节跳动为14次,TOP10里其余的资本方,比如快手、三七互娱、网易资本等,投资次数均在10次以下。

标红的投资方代表连续两年(2019、2020)上榜

相较于2019年,2020年受疫情的影响,部分资本方在投融资上,较为谨慎,比如欢聚和百度等,直接跌落了2020年的榜单。与此同时部分企业也依然高歌猛进,腾讯在投资次数上依然保持着自己的领头羊地位,字节跳动和哔哩哔哩紧跟其后,相较于上一年都有较为明显的增长。

当然变化的不仅仅是文娱赛道最佳捕手的榜单排名,2020年至今,以腾讯为首的文娱赛道上的投资越发地凸显出“广撒网多捕鱼”的特点;B站、快手等文娱赛道的小巨头,也正在脱离自己的舒适圈,开始向多元化扩张。

腾讯作为文娱赛道上的巨头,仅在2021年1月,就在海内外投资了14个游戏项目,从赛事运营、游戏分发公司到VR、女性向、派对等类型的游戏开发商,无一错过;字节跳动同样大范围撒网,利用“掌阅”、“麦博游戏”、“中视鸣达”等头部产品或公司,为自己争夺更多的话语权。

而 “小破站”哔哩哔哩今年也开始了自己的“破圈”之旅,不再将自己局限在动漫的小圈子里,在2020年多次下手游戏、MCN机构和影视制作发行领域,为自己PUGC的模式提供全套的服务,位居第二的投资次数也体现出了B站目前的实力。

你的时间就是巨头的金钱和权利

虽然根据企查查的数据,“2020年国内文娱赛道共发生298起融资事件,同比下降7.5%”,但是头部投资人并未受其影响,在投资次数上,相较于2019年,都有了一定的增加,海投的特点也愈发地明显。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当然是全都要.jpg

虽然一个月14个项目的投资的确看起来有点夸张,但海投也绝对不是漫无目的地抢资源。除了能在未来和同行业公司竞争时,不用被人掐脖子外,未来公司业务升级,在进行纵向整合时,也有拿得出手的资源。

以腾讯和B站都深耕的动漫领域为例。2019年,腾讯先后投资了多家动漫内容制作商、将头部漫画平台“快看漫画”纳入麾下,同时还投资了动画虚拟形象设计公司“虚拟影业”,从内容到技术到平台,全部拿下;B站更是老二次元了,除了动漫的内容和制作外,同时在IP运营和动漫周边上也有落子,更是投资了知名影视制作发行商欢喜传媒,可谓是面面俱到。

由B站和欢喜传媒出品的电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

在宅经济和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眼前的这块或大或小的屏幕占据了很多人的闲暇时间,如何尽可能地将用户留在自己的平台上,留在自己的内容上成为了文娱巨头们必须思考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已经有人给出了答案。

1997年成立的网飞可以说是全球文娱行业最顶尖的企业之一,如果说Youtube是在谷歌的庇护下一路成长,网飞则更具有参考意义和类比的价值。1999年网飞就开始了订阅制服务;2007年,网飞就推出了视频的流媒体服务,截至2021年1月的数据,网飞的流服务已经在全球拥有2.037亿个订阅用户,在美国的订阅用户已达到7300万。

虽然看起来网飞目前主要的业务依然只有流媒体这一项,并且这一业务在美国国内还在被Disney+、Hulu、HBO max等对手疯狂挤压和针对。但这也动摇不了网飞目前在全球的影响力。

网飞也早已不是一个简单的视频流媒体平台了,随着网飞进入了全球超过190个国家和地区,其在全球各地对于影视制作基地、技术甚至是线下剧场的投资便从未停止,用于支持自己在全球各地的内容创作。事实也证明,这种自由创作的策略也将成为网飞的出路。

内容为王?还是N多内容才为王?

理想状态下,只要平台能提供给用户想要的内容,用户就没必要换平台。

这也正是网飞一直在做的,通过优质内容来撬动订阅用户的规模增长,然后利用付费资金打造更好的内容生态,来反哺付费用户增长的驱动力。虽然就跟国内爱优腾等视频平台一样,网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付费资金是完全入不敷出的,即使是现在,网飞账面上依然有着超过100亿美元的债务,但就在今年,网飞表示“不必为日常业务筹集外部资金”,它们如今的营收能力足以覆盖还债与大量内容制作的需求。

网飞自制剧集大受欢迎

利用每周至少推出一部新的原创作品的效率,虽然作品的品质在很多时候只能得到最基本的保证,并算不上优秀,但作为一个全球拥有超过2亿订阅用户的平台而言,比起耗费大段时间赌一个“优秀”作品的反响,满足绝大多数人的需要显然更加地重要,没有PUGC、没有广告、没有互联网金融业务,网飞真正实现了用内容支撑的全球性的流媒体业务,霸占了大量用户的屏幕时间。

网飞这种通过内容来抢占用户时间的做法也正是腾讯、B站和字节跳动正在做的事情。只不过,这些文娱巨头想要的不仅仅是用户看视频的那段时间,而是将自己变革成为一个生态链公司,除了视频、漫画内容外,包括游戏、网络小说、支付等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些公司都有能力推出成熟的产品,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也都有他们的影子。

简单来说就是,当用户以为离开了B站APP就离开了哔哩哔哩的时候,打开新的手游,也同样是由B站代理的,B站投资的工作室开发的,然后氪金的渠道还是“bilibilipay”。

中外文娱巨头近来越来越频繁的投资、收购等操作,只不过是互相对抗前的休生养息,招兵买马罢了。一天只有24个小时,出去工作睡觉,留给文娱巨头们的时间其实极为有限。届时谁能提供更好更广泛的内容,谁有更多的资源,技术和工具,自然也就可以在彼此的对抗和抢夺市场的战斗中取得优势。

随着互联网企业业务的日益全球化,偏安于一隅只能是白日做梦,中国企业与国外企业的碰撞也迟早会发生,胜者的战利品就是大部分人的时间。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文娱巨头转变为生态链公司,不论是对企业、行业还是用户,影响都是巨大的。在法律的约束下,对于企业而言,可以将自己生产的内容更好地传达给用户,充分挖掘个体的价值,可以为更多的人提供统一标准的服务等;对于行业而言,产业链的整合既提高了内容的产出效率,也有助于整合资源,推动行业发展;对于用户而言,也减少了时间和流程的成本。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理想的状态下,在约束了资本的本质的情况下的最理想结果,无数的科幻小说、影视游戏作品也为我们揭开了另一种完全相反的可能性:充分挖掘个人价值变成了压榨个人劳动力、提供统一标准的服务变为了拉低最低的生活标准等。就比如《赛博朋克2077》里的荒坂集团和夜之城。

虽然在大多这类作品一般都有一个,在现实中基本不可能出现的,软弱的政府和横跨所有行业的托拉斯,但是随着企业间的不断投资、并购,未来托拉斯的形成也并不是天方夜谭。这一点我们朝向部分发达国家看去,就可以看到缩影,比如二战后美国流行至今的一个概念“Corporate America”,指的就是被大型企业所控制的美国。

当然,未来的故事只能等到未来才能揭晓,就目前来看,企业间的这种投资和并购已经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了,未来不仅是文娱赛道,大部分行业都将会出现一个绝对的强者,而强者之间的竞争,就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Author: cnmei12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