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游戏公司全面出击二次元,拥抱Z世代,游戏业面临结构性大换血?

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报道/在代表中国游戏行业新势力的“上海四小龙”队伍当中,米哈游、莉莉丝、心动、叠纸、鹰角(四大天王有五个很正常)有一半靠二次元发家,另一半和二次元也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最近,这层暧昧的窗户纸正式被捅破。

11月18日,叠纸首款非女性向二次元手游《逆光潜入》公布首支概念PV,不谈恋爱玩起了潜入。一周过后,向来浓眉大眼的莉莉丝,也以一款名为《伊甸启示录》的产品宣告投入二次元的怀抱。

这两年很多人都说,中国游戏要看上海,而上海游戏圈,眼下可谓全面豪赌二次元。套用房地产圈的一句话,游戏业“短期看产品品质,中期看品类趋势,长期看人口”,而二次元完全符合品质、趋势、人口三大要素,可谓大势所趋。

上海游戏企业不仅在全面拥抱Z世代用户、更重视玩家代际交替带来的产品结构性调整的大机会,中国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如日本一样彻底ACG化的游戏市场呢?在看来,伴随着90、00后逐步成为游戏业核心用户,二次元未来在中国有机会与国风、电竞三分天下。

新品玩法题材多元化,创新跑在行业前列

上海的二次元游戏圈过去这一年可谓人声鼎沸,除了传统眼光中非二次元厂商的投诚,上海本地的二次元厂商,也没放松对老本行的投入,且对题材、玩法的创新不断超出外界预料。

如去年5月,《少女前线》开发商散爆网络趁IP四周年之际,一口气公布了《逆向坍塌:面包房行动》《少前:谲境》《少前:云图计划》《少前2:追放》4款新品,涵盖2D像素风解谜RPG、3D roguelike、3D射击战棋等多种玩法。

今年7月,TapTap游戏发布会上亮相了27款产品,其中6款为心动自研,奉行“不憋大招”的心动带来了ARPG、科幻射击、多人格斗多种玩法,其中就有一款典型的二次元产品《萃星物语》。

8月份,B站在年度游戏新品发布会上公布了16款产品,其中有6款自研,而这6款自研产品,除了横版射击玩法的《碳酸危机》,无一例外是二次元题材。同时,B站频频对外投资二次元公司,包括非凡大陆、空在社、终极幻境网络等,持续加码二次元赛道。

9月份,鹰角网络正式公布旗下另一工作室觉醒波(Nous Wave)新作《来自星尘》,除了完成2D向3D的升级,题材设定为出挑的外星文明外,鹰角更大胆在《来自星尘》中采取了罕见的买断制,尝试进行商业模式上的探索。

10月份,因《原神》受全行业瞩目的米哈游,将新作开发目光放回了看家IP崩坏上。用一款《崩坏:星穹铁道》,开始拓宽崩坏IP的准入门槛,乃至启动了借助高品质、高沉浸的手法升级经典回合制品类的试验。

通吃国内海外,二次元成传统厂商必修课

第五届腾讯游戏开发者大会(TGDC)上,腾讯互娱GPP海外发行制作人陆群伟就表示,日本占到海外二次元市场的七成以上,年贡献收入达40亿元。

看重出海,曾被归纳为“传统”的上海游戏厂商,也纷纷加入到了二次元赛道的竞争当中,并多以出海为主要战场,其中,又以日韩为出海二次元产品的关键检验地。

较为典型是恺英网络。4月份,恺英网络网络发行了其投资的游戏开发商心光流美旗下反射狐工作室研发的二次元手游《高能手办团》,以新奇的虚拟手办题材,取得了上线3周流水破亿的好成绩。

随后,《高能手办团》相继出海日韩等海外市场,分别由字节跳动和B站代理,同样都实现杀入当地App Store免费榜Top10的优秀表现。

靠一款MOBA游戏《无尽对决》走上人生巅峰的沐瞳科技,从东南亚和欧美杀向日韩市场时也盯上了二次元。今年6月,沐瞳在日本上线了《阿克夏战记~黎明默示录》,并顺利登顶App Store和Google Play免费榜双料第一,后续还成功跻身韩国App Store畅销榜前三、Google Play畅销榜Top15。

饶有趣味的是,作为一款早在其他地区上线的放置游戏,为了匹配目标市场,沐瞳对《黎明默示录》进行了彻底的“本地化”适配,整体将产品改造成了更加御宅的二次元风格,成功击中日本玩家喜好。

因低配吃鸡手游《Free Fire》声名鹊起Garena上海团队,近期也在招兵买马,积极储备卡通、二次元方面的人才。甚至连一向发行独立游戏的椰岛,也代理了由犬酱组研发《玛娜希斯回响》,这款产品在大厂中间也有不错人气,其日服就由腾讯代理发行。

潜在的全球大品类,不懂二次元很危险

上海游戏厂商在研、上线的二次元产品如此之多,几乎让上海变为二次元之都。每逢漫展或圈内大型活动,“众所周知中国只有一座城市——上海”的玩笑话似乎在逐渐成真。

二次元是一个自日本发源的舶来品概念,上海是离日本最近的国际化大都市,年轻人集聚、经济发展好、文化自信程度高,同时上海本地的海派文化对海外先锋文化思潮的兼容性、亲和性,都是上海成为二次元文化落地生根、茁壮发展的重要基础。

在游戏行业,二次元更多表现出其狭义含义,即具有日式动漫美术风格的手游产品。由于严格意义上,日本并无二次元说法,因此很大程度上国产二次元早已自成一派,更多融入中国文化根源,乃至出现日媒口中的反攻现象。

以发行二次元产品、运营日本市场见长的悠星,甚至已经不再只是将国产,还将韩国游戏厂商研发的二次元手游《碧蓝档案》代理至日本市场,并取得了当地App Store免费榜第一的好成绩。

当然,说只有上海有或是只有上海能做二次元,其实也是片面的。例如英雄互娱、腾讯等实力企业投资的广州CP库洛游戏,其所研发的《战双帕弥什》,就是高品质二次元手游中的翘楚。同样,上海新公司也没停手,代表新生代的小牛互娱,近日也上线了一款登顶免费榜的二次元放置游戏《绯石之心》。

北京的完美即将推出被视为《原神》最大竞品《幻塔》,成都的龙渊也拿出了融合国风与二次元的潜力佳作《来古弥新》……

真正的事实不是上海上海二次元通吃全国或全球,而是二次元正越来越具备一个比肩MOBA、射击游戏的大品类品质。

在未来、或者更干脆说今天的游戏圈中,你不懂MOBA、不懂MMO还有许多容身之所,但不懂二次元,可就危险了。

Author: cnmei12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